亲,欢迎来到北京大学首钢医院。

当前位置: 首页 >>医院概况 >>医院文化 >>文化宣传 > 正文

医院文化

文化宣传

感谢有你 仁心仁术的生命守护者

来源:宣教中心 作者:王晓彤 责任编辑:
浏览次数:

我是北大首钢医院胃肠外科MDT中心、肿瘤内科曾经的病人、袁女士的女儿,我母亲已于2021年4月26日在北大首钢医院去世。在处理完我母亲后事,整理完自己的心情后,我终于能鼓足勇气写下这封感谢信。(坦白说,这封信还是在飞机上写的)。

我母亲于2019年6月底查出癌症,但是老家医院诊断的各种不明,让我这个独生女儿当时六神无主,也许我在事业上还可以,但面对癌症,面对母亲只有3个月生存期的病情来讲,对我来说就是绝望的。于是,我开始查阅各种资料,向朋友打听,终于了解到顾晋院长是这方面的专家、国内的权威。我清晰地记得在和顾院长第一次见面的情景,顾院长仅凭老家医院的ct和其他医院的肠镜,当时还没有病理报告,就说出了怀疑阑尾粘液腺癌转移腹腔,要手术只能姑息手术,而且建议卵巢也要预防性切除。顾院长的大家风范和耐心宽慰让我一直紧张的心情顿时得到了放松。坦白说,因为着急,我们之前也走访了很多知名医院,但顾院长给我的专业印象是最深刻的。于是,2019年7月17日,在顾院长、雷福明副院长、高庆坤大夫,还有妇科姚群大夫的联合手术下,为我母亲完成了阑尾、右半结肠、大网膜、卵巢的切除,姑息手术治疗阑尾低分化粘液腺癌伴印戒细胞癌。

手术非常成功,我母亲失血量相当少,而且恢复的很理想,很快就能下地了。治疗过程中我母亲的感觉非常好,后来一直跟别的病人说:“手术完全不用害怕,感觉就是睡一觉,躺两天就行了。”坚强的母亲积极配合大夫的治疗,所以恢复的不错,手术十几天就能打太极拳了,一度成为病友群的楷模。也是因为这样,我们全家逢人就说顾院长好,首钢医院在这块是专业的。
在后来一年多的化疗中,我们多次得到了胃肠外科高兆亚大夫的指导,在很多次我看不懂报告、心中存在各种担心忧虑的时候,第一时间就微信或者电话高大夫,甚至有时还帮部分肠癌病友咨询一些问题,都能得到高大夫及时耐心地解答。所以在我们一个小病友圈子里面,都知道顾院长有一位很优秀的学生高大夫,专业热情,医德好。

我母亲得这个病是不幸的,但是一路遇到了很多专业而且医德高尚的大夫又是幸运的。我母亲最后几个月突发黄疸,肿瘤内科王晓东主任,曹玉娟大夫,侯东东大夫第一时间让我母亲入院。我永远都记得那天,我们先去了其他医院,直接让我们进急诊的ICU,而且告诉我不能探视。看着大夫扶着母亲进去了,我又硬是把妈妈拉住了。那个时候我没有意识到病情的可怕,只是一想到母亲一个人可能孤零零地躺在ICU,浑身插满了管子,可能再也出不来了,我就不能接受。于是,我再一次求助了首钢医院,因为病情危急,母亲第一时间就被收入院了。各位领导,你们知道吗?那个时候我心中万分感激,因为在这里,我母亲不用孤零零地躺在ICU,我可以陪着她了。

在病房,母亲得到了健步如飞、被她称为“小猴子”的侯东东大夫的悉心治疗。虽然侯大夫年轻,但是他跟病人的沟通,跟家属的沟通,那种精神上的安慰对于一个绝望的家庭和绝症病人来讲,真的是无价的,是多少金钱都换不来的。侯大夫不仅是对我母亲这样,对我们周围的病人也如此,甚至一些时候,我妈妈不舒服,都不忍心去麻烦她喜欢的侯大夫,感觉他太忙了。母亲还私底下问我,侯大夫多大,这么忙家里会不会有意见,也教育我这个军嫂,说我要像侯大夫的爱人一样支持我爱人的工作。
后来我母亲几次住院,包括最后走的时候,我和我爱人能及时赶到医院,我觉得都来自于侯大夫对病人病情的有效把握。因为疫情期间病人家属不允许探视,能按照我们中国传统习俗“守最后一口气,见最后一面”都是我们作为子女的心愿。我和我爱人很幸运,也一辈子感谢侯东东大夫。我还记得当日早上,我刚到公司就接到了侯大夫电话,让我赶紧去医院。因为我爱人工作很忙,我专门问侯大夫,有必要让他一起去吗?侯大夫坚定地告诉我,如可以让他也赶紧来吧。果不其然,在我们赶到医院后,跟妈妈聊了一小会儿,妈妈就安详地走了。虽然癌症本身是令人痛苦的,但是我觉得我母亲相对很多我们认识的病友又是幸运的,因为她没有经历那么多低生活质量和没有尊严的时间。这可能是从我母亲生病以来,我们能给予母亲能力范围内最好的照顾吧,这一点我非常感谢首钢医院的治疗策略,感恩帮助我们的每一位医护人员!
我还要感谢那位专业而且性格爽朗的何山大夫,虽然何大夫说话直接,总是会告诉我们最差的那种情况,在最开始的时候我父亲很不能接受,包括我也有点难受,害怕跟何大夫沟通,但后面真的非常感谢何大夫的专业和如实告知,才让母亲能跟我们一起回家过了春节,共同度过了两个多月的难忘时光。虽然很不幸,母亲最后一次住院没有能出院,但是我们非常感谢何大夫,温向娟护士,那位经常跟何大夫一起为我妈妈做引流和支架手术的护士长(抱歉,我真的忘记您的姓名了),那位陪着去做各种检查、给我父亲提供了很多帮助和安慰、身着紫色衣服的大哥,还有好几位说话很温柔的美女护士小姐姐(虽然我也不能记住你们的名字了),但是我想请你们知道,你们常常不经意间的安慰,专业的服务,温柔的嘱咐,真的会给绝望的癌症病人和家人带来一丝丝希望。
我想说,首钢医院的大夫和护士们,你们真的用自己的专业造福了千万个家庭,虽然不希望与大家在医院再次相见,但我会在内心给予你们更多真挚的祝福,愿在医院之外给予你们更多的帮助!也许你们觉得这些就是你们的职业和本分,但我想说,你们这份职业就跟我母亲做老师一样伟大。我母亲的送别会,我没有正式通知任何人,只是在朋友圈通知了一下,全国各地送我母亲的学生和家长就络绎不绝赶过来。你们的意义或许会比我母亲作为老师更加有价值,因为生命是无价的!你们长期在与疾病在抗争,你们真的很伟大!

想说的太多,但絮叨那么多却总是感觉还不能完全表达我对大家的感激之情。只想请各位白衣天使能够在繁忙的工作中,也一定要保重身体。在我母亲治疗过程中,我获悉了我们的医生身体也欠佳,但你们仍然坚持帮助更多需要帮助的病人和家庭,你们真的太伟大了!我只想再次表达一下我作为病人家属的心情,我相信这也是我母亲的心愿。因为她曾经跟何大夫、侯大夫都开玩笑说,让他们注意身体,等她康复了一定要请他们喝酒。虽然母亲已经没有缘分跟二位大夫喝两杯,我想这封感谢信就作为我这个女儿,为母亲在首钢医院做的最后道别吧!

再次感谢顾院长等所有医护人员的无私奉献,祝愿你们健康,希望你们一定要保重身体,为更多家庭带去福音! 

袁女士的女儿